http://www.192355.com

高德娱乐:杨家沟巨变(决胜2020)

黄土高原是中华民族的历史见证。漫长的时光流淌过这片土地,冲决出纵横交错的千沟万壑,刻下道道文明的足迹,给记忆留下层层年轮。

那些日子很久远了,如今九十二岁的老乡蒋志明依然清晰记得,毛泽东同志穿一身灰蓝旧军装,骑着白马和一群战士路过他家窑洞门前的情景。因为雨后路滑坡陡,马走不动了,毛泽东同志和年轻战士们一起牵着马匹前行。后来人们知道了,那会儿这片黄土高原和这里的人民张开深情的怀抱,悄悄守护了一个与中国命运有关的秘密——米脂县杨家沟村。

毛泽东同志当时给自己起一个化名“李得胜”。他弹弹烟灰,笑说,“李得胜”者,谓之占得天下公理必胜也。

初冬的一天傍晚,杨家沟坡上的一孔窑洞中,毛泽东同志一手夹烟,一手提着马灯,正在仔细研看军事地图。这时,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同志领着一位穿黑棉袄的年轻人走进窑洞,介绍说,主席,这是佳县县委书记张俊贤同志,他来杨家沟开会,特意来看看您。

毛泽东同志赶紧下炕,笑着说:“小张同志,你领导了我几十天,管吃管住,真是好县委书记哟!”张俊贤同志不好意思,紧紧握住主席伸过来的大手说:“哪里哪里,是主席领导得好!”

毛泽东同志没有忘记,他率部转战到陕北佳县,最后三天大军断粮了。习仲勋同志找到张俊贤同志,要他一定想想办法。张俊贤同志问,要多少?习仲勋同志说,十二万斤。

对于只有不到十万人口的佳县来说,这可是天大的数字!张俊贤同志想了想,说:“把全县坚壁的粮食都拿出来,够一天;把地里的苞米谷子青稞都割了,能吃一天;把全县的羊和驴都杀了,还能对付一天!”

毛泽东同志听说此事后,落泪了。三天后,中共中央机关顺利转移到米脂县杨家沟村。也正是在佳县的黄河岸边,李有源唱出了中国人民的伟大选择: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……”

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为人民求解放,付出了巨大牺牲;亿万人民群众为支援革命,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,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,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,最后的亲儿郎送到战场上……

1948年3月21日,毛泽东同志率中共中央机关离开杨家沟,东渡黄河,前往晋绥。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角,从此响彻大江南北……

时光飞逝。2017年7月1日,陕北汉子朱兆飞站在杨家沟的高坡上,望着山上山下一排排古老的窑洞,抚今追昔,心潮澎湃。此刻,他将投入到中国大地上另一场伟大的“战役”——脱贫攻坚大决战中去。

2017年6月29日,榆林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公司的会议室,气氛有些紧张。此前,书记朱兆飞主动报名参加扶贫工作,经市领导同意,委派他出任米脂县寺沟村(后与坡上的杨家沟村合并为一个行政村)第一书记。董事长李军召开公司全体员工会议,说,扶贫工程的重要意义大家都知道,但长年扎根农村帮贫扶弱不是件容易事,全公司都是朱书记的坚强后盾,要人要钱,朱书记说了算,点谁是谁!

很快,两名青年助手选定。当天上午10时,三人乘车向八十公里之外的杨家沟出发。那天大雾,崎岖的山路在雾中蜿蜒盘旋。车上,朱兆飞给两个小青年做了一番动员,还特别强调,咱们一定要扶真贫、真扶贫,扎下去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,打不赢这场攻坚战决不收兵!

朱兆飞,1965年生,英眉朗目,白面长身,当过兵,做过榆林日报记者、榆能集团党委副书记等职。谁都没想到,朱兆飞会主动向市领导提出,希望下村去当第一书记。文件一下来,公司同仁、家人朋友莫不大吃一惊。榆林市米脂县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,之前脱贫工作开展不顺,效果一直不佳。不久前,榆林市委领导班子做了调整,对扶贫工作重新安排,并立下军令状,要求全市贫困县区一定要在2019年全部实现脱贫摘帽。政令如山,压力骤然加大,五十二岁的朱兆飞选择去米脂县寺沟村当第一书记,无疑是临危受命。

爬坡过沟,颠簸一路,小车驶进杨家沟的寺沟村。头天刚下过雨,地面泥泞不堪,朱兆飞干脆卷起裤腿,把鞋袜脱了,赤脚上阵。他爬到高坡上纵目四望,远近的高塬深沟裸露着层层黄土。村民们大都是老人,面色黝黑,衣衫陈旧,有的在劳作,有的在闲逛。一些泥头花脸的孩子围过来,好奇地瞅着他们。眼前的一切仿佛一张发黄的老照片,显得苍凉、沉寂。走进村部,镇里、村里的干部们正忙成一团,填写村民家庭经济档案表格,细项之多,令朱兆飞等人惊讶不已。看村干部们太忙,朱兆飞和村支书蒋志格、村主任刘伟周进行了简单交流之后,便下去走访农户。

据统计,寺沟村共九十八户人家,其中有二十四家贫困户。面对贫瘠的山村,该怎么办?沉甸甸的使命,山一样压在朱兆飞的心头。

2019年10月,我到杨家沟采访,在路口随便找了十几位村民,坐在石头上聊天。一位年过六旬的村民说他叫张万金。我说,这名字好富贵呀!他说这是他奶奶给起的。父亲那辈四兄弟,名字中分别有“荣华富贵”四个字;到他这辈,名字中分别有“钱金银喜”四个字。他是老二,故名张万金。这里的百姓,勤劳坚韧,希望能用自己的汗水和双手,换来富足美好的生活。取名万金,也是长辈对孩子未来的美好期望。奶奶还给他起了个乳名叫“摇钱儿”,即“摇钱树”的意思。

“摇钱树”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吗?不。为人民谋幸福,为人民种下“摇钱树”“幸福树”的实践,正在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中一步步完成。朱兆飞来到杨家沟,要办的就是这件事。

很快,朱兆飞走遍了沟沟坎坎、家家户户,先召开全村党员会,征求意见;又召开村民代表会,听取民意。老乡们你一句我一句,意见纷纷。一个严峻的现实摆在朱兆飞眼前:农村改革初期包产到户,极大激发了农民的劳动积极性,解决了当地人民的温饱问题。但这种个体分散的生产方式,也逐渐使得农村集体经济失去了活力。贫困户很多因孤寡、老弱、病残致贫,靠“大水漫灌”的方式,根本无法完成“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,丢下一个贫困群众”的要求。

深山朗月,灯光如豆。连续几个不眠之夜,朱兆飞苦苦思考杨家沟的脱贫之路。贫困户靠自己的力量难以翻身,平均分钱的办法也不行。能不能把他们拢到一起干点大事呢?蓦然间,他的脑子里跳出一个创想:杨家沟地理环境独特,革命历史底蕴深厚。可以利用好杨家沟的自然资源,把“红色旅游”和“绿色经营”结合起来,将一家一户的扶贫金集中起来投入新产业。朱兆飞感觉思路渐开——把土地、圈舍、基础设施折合成集体资产,实行集体控股、个人分红,这样可以很好地帮助贫困户们摘掉贫困帽,走上致富路。

找到新思路,朱兆飞振奋不已,思绪如潮。在扶贫日记里,他对这个创想进行一次次论证和丰富。字里行间,充满着热情,充盈着干劲。

在朱兆飞的设想里,发挥好集体经济的作用,是重要一环。

以朱兆飞多年的企业管理经验,他选择了一个当初让村民们抵触、如今令村民们惊喜的绿色产业——养殖本地特有的黑毛土猪。

没资金怎么办?政府投资需要考察、报告、审批等环节。但脱贫工作,时间紧,任务重,需要打开思路找财源。后来,朱兆飞的好战友——榆林文旅公司董事长李军对他的创想大加赞赏,当即决定公司先投十万元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